寅太僖

【虫铁】星河之外

温情

阿洛妹妹:

* 接复联三 一个小短篇
* 是糖!是糖!是糖!
* 关于平行宇宙的理论都是我瞎编的

突然爬墙!!虫铁真好吃我还能再嗑一百年呜呜呜 ​


星河之外

Peter·Parker第一次拥抱Tony·Stark时,那位声名显赫的超级英雄,钢铁侠,同时也是商界精英、慈善家、科学家——他说:“哦我不是想抱你,开车门而已,我们的关系还没到那地步。”
令人沮丧,不是吗?
Peter再也没抱过Mr.Stark。

“Mr.Stark, I don't feel good. ”
可是现在他的Mr.Stark将他紧紧地、紧紧地抱在怀里,紧到身体分崩离析的痛苦都模糊,他能清晰感觉到对方臂膀勒紧自己身体时的痛感,仿佛是这虚无中唯一真实的东西。
Peter多想在这怀里再待久一些,他小心翼翼地期待了这么久,此时他应该兴奋吗?他应该雀跃吗?
可是他实在是太没出息了,他曾经信誓旦旦地向自己起誓,将把Mr.Stark的生命当做自己的生命一样重要,可是当绝对的生死横亘在他的面前,只有恐惧席卷了全身。
他好害怕,怕得要死。

“Mr.Stark, I don't wanna go……”
他的身体在止不住地颤抖,声音里带着哭腔,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。他不敢看自己逐渐分崩离析的身体是怎样的丑陋模样,却能感觉那些飘散在空气中的浮尘都曾是他身体的一部分。

“I don't wanna go, I don't wanna go, I don't wanna go……”
我才是个十五岁的孩子,梅还在等我回家吃饭,奈德还在等着我完成他新买的乐高,我甚至还没真正谈过一次恋爱,牵着喜欢的人的手看日升月落,在夜幕的跨海大桥上和他分享同一个甜甜圈……
我不想死。别让我走。

“你会没事的,kid. ”
Mr.Stark从不说谎,对吗?
可是为什么我的手也快感觉不到了。

“I don't wanna go, please……”
我舍不得这个世界,更舍不得你。
请救救我。
“I'm sorry. ”
他的眼泪快从眼眶里掉下来了。可是如果此刻就是他们的最后一面,他宁愿留给Mr.Stark一个灿烂的笑脸。
他强忍着,不让泪珠掉在Stark残破的机甲上,直到自己的身体完全化为漫天的尘埃,再也感受不到Mr.Stark的拥抱,他,蜘蛛侠,Peter Parker,终于放声痛哭。

泪水的洪流里,Peter的思维宛如一支银色的光箭,穿梭在一个又一个场景之中,Mr.Stark便在那些场景里,或拍他的肩膀,笑着说“Well done kid”;或是板着脸,一脸严肃地教育他“我希望你会做得比我更好”,回忆之箭带着一道白色的轨迹,最终射向了他生命的终点。

他再也见不到Tony了,他的Mr.Stark。想到这,十五岁的少年哭得更厉害了。

但是很快他便发现了一个问题:他的身体已经化为尘土了,那么此刻他在哪?又是怎么哭出声的?
Peter Parker停止了哭泣,把埋在臂弯里的脑袋抬起来,张开朦胧的泪眼,才发现自己周围站着一圈人,有他认识的复仇者联盟的战友们,更多的是陌生的面孔,他们都安静地看着自己,像在看一只笼子里的傻狗。

“唔啊!”他惊得跳起来,因为大哭被围观而感到有些难为情,他胡乱地擦干脸上的泪水,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看起来此时离他最近,并且看起来最靠谱的斯特兰奇博士。

“我以为你会一直哭下去。”博士将手臂环抱在胸前,十分平静地嘲讽了Peter,眼里似乎还有一些……同情?

“我是谁,我在哪?”蜘蛛男孩这下彻底蒙了,几分钟前他在Mr.Stark怀里灰飞烟灭,现在却到了这么个地方,举目望去似乎都是在那场浩劫中消失的人们。
他还没死?

“这里是另一个平行宇宙。”斯特兰奇博士叹了口气,还是耐心地给面前的小鬼解释起来,“这里和我们原本所处的宇宙完全没有任何关联,灭霸的响指把原宇宙二分之一的物种都送到了这里。”

这么说他真的没死!劫后余生的庆幸一瞬间充盈了男孩的大脑,他松了口气,差点又哭出来。可是一想到Mr.Stark还在泰坦星孤零零的一个人,他的心又紧紧揪了起来。
Mr.Stark一定以为他死了……他会难过吗?

“那我们能找到回去的办法吗?”

“恐怕暂时不能,kid。”

“为什么?”他得赶紧回去,Mr.Stark还在等他!

“因为这个宇宙的基本构造和我们原本所处的宇宙完全不同。”螳螂接着解释道,她头顶弯弯的触角一闪一闪,像是夜空中两只发光的萤火虫,“刚刚我还没来得及道谢,谢谢你救了我,小蜘蛛。”

“不用谢,小……螳螂。”男孩拘谨地回避了螳螂凑上来的拥抱,转而继续追问起对方,“所以这里有什么不一样?”

“我们所处的宇宙由时间、空间、物质、能量四个基本元素相互关联而构成,是一个时空连续系统。”斯特兰奇接过了话茬,开始了晦涩且“听起来就很厉害”的讲解。

“但是在这个宇宙这些基本元素都不存在,在这里时间空间都是毫无意义的,构成这个宇宙的基本要素是——”螳螂指着自己不停闪烁的触角, “Emotion,情感,所以我能感知到这一切。”

“所以这个宇宙的一切起源都来自于抽象的情感?”Peter努力用自己年轻的十五岁的大脑处理这些晦涩而难以理解的信息,在场的大部分人都像他一样对这种说法似懂非懂,他仍旧努力地想弄清楚。

“你可以这么认为,事实上,在这个宇宙中情感是可感可观的,它们以发光微粒的形式萦绕在我们周围,只是你们地球人类似乎看不到。”螳螂用那双黑得透亮的眼睛紧盯着Peter,像是能看穿一切,“就像是现在,我能在你身上看到灰色的‘愧疚’、深棕色的‘担心’、火红色的‘急切’,还有大量的金色的…… ‘爱’?”

螳螂歪着头,似乎对Peter展现出的情绪充满了兴趣,她又往男孩身上凑了凑,轻声惊叹着:“你身上充盈着‘爱’,我从没见过这么纯粹密集的金色微粒……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“我……”Peter一头雾水,他努力睁大了眼睛,却依然什么都看不见,只能从螳螂的描述中想象着此刻自己被各种颜色的微粒环绕着。
我看起来或许就像棵挂满了彩灯的圣诞树。Peter自嘲地想。

“不管怎么样,”斯特兰奇打断了两只小虫的交流,这位秘术大师此刻眼里充满了穷途末路的殚精竭虑,但是仍在硬撑着,空旷未知的宇宙需要一个先驱来带领迷途的众人,而他义不容辞,“在我们找到回去的方法前,我们只能待在这个平行宇宙里。”

因为Peter Stark的哭泣引发的短暂骚动就此平息了,人群散去,世界仿佛陷入了沉睡,斯特兰奇博士在不远处坐着闭目养神,紧蹙的眉头丝毫没有松开些许的迹象,他在泰坦星遇到的银河护卫队的众人围簇在星爵身边,似乎在劝慰他。

“奎尔的身边萦绕着‘后悔’和‘伤心’。”螳螂不知道什么时候在Peter身边坐下了,“他被漆黑的光点笼罩着,像是要被吞噬了。”

Peter静静听着,螳螂向他逐一描述着自己的所见:“德拉克斯现在既担心又茫然,格鲁特充满了想念……还有你认识的那位穿斗篷的法师,他浑身充满着白色的光,我形容不出来那是什么。”

“看起来每个人都不太一样。”Peter努力在脑海里描绘着这样的画面,突然又蹦出来一个奇怪的想法。
如果Mr.Stark先生此刻在这里,他的身边会有什么颜色的光点呢?
不,他怎么能想让Mr.Stark来这种鬼地方!
男孩狠狠地在心里谴责自己自私的想法,他摇摇头,企图把那该死的缪想甩出脑袋。

“你在想Stark先生?”螳螂突然把脑袋凑到Peter低垂的脑袋下,用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。

“什么?不可能,我没有……我在想……”像是被突然窥破了隐藏许久的秘密,Peter一下慌了神,他手忙脚乱地想解释什么,脸上涨得通红,可是他想了好久否认的措辞,最终还是缴械投降了,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我原本就能读懂人的思维,只不过在这个宇宙,我不需要接触到身体就能感知情绪——你和那位Stark先生关系很好吗?”

“不是很好,是最好,Mr.Stark是最好的人!”一提到Tony Stark,男孩就像是开启了源源不断的话匣子,眼里都闪着晶亮亮的光,“他送了我超级酷炫的战甲,带我去战斗,在我快要在水里溺死的时候过来救我,而且就在飞往泰坦星的路上,他刚刚宣布我成为复仇者联盟的一员!”
但是很快男孩眼里的眸光就黯淡了,他低下头,眉头低垂着:“Mr.Stark对我一直特别好……”
“可是我这次又让他失望了。”

“这不是你的错,Peter。”螳螂轻声细语地安慰男孩,一边看着他周身萦绕起的越来越多的金色微粒,它们包裹着Peter,像是在保护着这个男孩。

“你喜欢上那位先生了,对吗?”

“什么?”男孩再次从悲伤中抬起头来,他震惊地瞪大了眼睛,意识到对方刚刚说了什么之后,他慌忙解释起来,“不是……不是喜欢……我只是一直敬仰他。”
“在我七岁的时候,Mr.Stark从天而降,从失控的机甲手下救下了我,从此以后他就成了我的偶像。”
“我没有哪一天不在为了成为他那样的英雄而努力。”
“Mr.Stark就是我的光和信仰。”

“所以你就慢慢喜欢上他了。”

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Peter烦躁地把手插进自己卷卷的头发里,他心里像是有团火,灼灼燃烧着,把他的身体都烤得发烫,他却无计可施,“我想要保护他,有时会想拥抱他,还会因为他把我当个孩子而生气……或许你说的对,我早就爱上Mr.Stark了。”

“我从出生起就没有感受过‘爱’,但是我知道那是种暖融融软绵绵的情感。”螳螂痴迷地望着Peter,透过她那双乌黑透亮的瞳眸,可以隐约看到她所看到的光景,“你身边的金色微粒美极了,它们都是因为你对Stark先生的爱而汇聚的。”

“但是我可能再也没办法见到他了,我甚至没来得及留下任何东西,短讯,或者一通电话留言什么的……说实话,我现在就开始想他了。”

“电话是什么?”外星人歪着头疑惑道。

“这是地球上的一种通讯工具,能用来传递信息,你们星球是用什么远程交流的?”

螳螂指了指自己的脑袋:“Mind,我们用思想就可以交流。”

末了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,兴奋地摇晃男孩的手臂:“小蜘蛛,你提醒了我!”

“嗯?”男孩一头雾水。

“我们一直都在想办法如何让我们回到原来的宇宙,但是却从来没想过先去联络他们!尽管让实体穿过宇宙间的星河难于登天,但是传递一条讯息却是可以实现的!”

“你的意思是,我们或许有办法向原本的宇宙传递信息,就像打电话那样?”

“值得一试。”斯特兰奇博士不知道什么时候加入了两只小虫的交流,他似乎对螳螂的提议表现出了兴趣,“但是我们需要一股庞大的动力源。”

“小蜘蛛或许可以。”螳螂把男孩朝前轻轻一推,“他对St……”

Peter慌忙地捂住外星女孩毫无遮拦的嘴,青春期的矜持全都藏在了动作里,斯特兰奇决定忽视这些小动作给男孩留一些尊严,不动声色地看着他。

“我可以试试!”Peter自告奋勇地站出来,“还有个人在等我,我不想让他孤身一人。”


联络原宇宙的尝试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,他们又像一开始那样围簇着Peter Parker,只不过第一次他们看他只是个年幼的孩子,现在看他是唯一的希望。
没人知道男孩的身体里到底蕴藏着怎样巨大的能量,他们只能从那双琥珀色清澈透亮的瞳眸里看到男孩的坚定和执着,像是漆黑永夜里一盏明灯,虽然渺小微弱却足以划破黑暗。

“‘爱’拥有亘古不变的强大力量,”斯特兰奇难得地鼓励起男孩,“如果你对那个人的爱足够强大,show us。”

男孩闭上了眼睛,周身环绕的金色微光藉由螳螂的转换汇成了一条细细的光路,一开始它看起来纤细孱弱,仿佛轻轻一碰就会断开。

Peter眼前的一片漆黑之中,出现了一豆小小的光点,就像是一粒金色的水滴落在了墨色的纸上,光在迅速蔓延着,很快Peter的眼里一片敞亮,在那光源的尽头出现了一个人,男人的身体被描上了一圈金边,像是一个真正耀眼的天神。

“加油啊,小蜘蛛……”螳螂的声音从现实传来。

金色的微粒汇聚成一道耀眼的流光,它向远处无限延伸着,向着那黑暗虚无的方向。源源不断的光点在Peter周身汇聚萦绕着,他像被裹在一颗金色的茧中。

Peter向Tony的方向奔跑着,呼啸的气流带来了风的呢喃,Peter仔细倾听,才发现那每一句都是他的呼喊,在追随对方脚步的前路上,在孤注一掷的绝路上,在奋不顾身的孤途上,他一次一次呼喊着他的名字。

Mr.Stark, Mr.Stark, Mr.Stark.

细若游丝的流光迸发出耀眼炫目的光亮,像一支离弦的金色利箭,划破了灿烂的星河,向着另一个世界飞去。

被爱加持,此刻他所向披靡。

“他做到了!”
然而人群的欢呼声已经听不见了,一众喧哗都已经骤然远去,Peter Parker的世界万籁俱寂。

眼里盛极一时的光芒骤然熄灭了,金色的光路成为了Peter延伸出去的触角,通过光点他看到了尘埃笼罩下的泰坦星,还有坐在一处废墟之上的男人,那人失魂落魄地看着远方太阳升起的方向,眼里像是藏着漆黑夜色。

终于,这道以爱为名的金色流光,穿过宇宙与宇宙间大片星河,悄然来到了Tony Stark的身边,于是有一道光照进了他失神的瞳眸里,在条温暖的光路里,传来了星河之外的一个声音——

“Mr.Stark?”

评论

热度(3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