寅太僖

(进刀)花吐症(上)

:#花吐症[1]
#cp:进刀    高进x陈刀仔
#格式:26个字母

[a—Alarm]   惊恐

陈刀仔颤抖着坐在床上,捧着一堆花瓣不能言语,脑子里理智的那一根弦在那瞬间便“啪”的崩断。

他百思不得其解,他是被哪个衰仔恶搞了吗,不然怎么会从嘴里吐出来油桐花的花瓣?

[b—Babble]   说蠢话

“什么什么,老大你认真的吗,你居然会吐花?”   刀仔的小弟在电话另一头笑得难以自制,
“老大,你今天一大早就说什么蠢话啊,就算想让我给你找女仔也不用这么委婉吧?”

[c—Cachinnate]   哄笑

陈刀仔悲哀的发现,这不是恶作剧。

他只好一直戴在口罩,用来掩饰会吐花的事实。每次一摘口罩都能喷出来一地的花瓣。

KTV里。
“刀仔,唱歌还不把口罩摘下来?” 高进上前拍拍爱徒的肩关怀的询问。刀仔近来一直戴着口罩,难道他脸上起了些东西不想给别人看见?

“啊?不啊师父——咳咳咳!”  陈刀仔捂紧口罩觉得自己倒了八辈子血霉。见鬼一样,他一见到师父就咳的越来越厉害,花都快喷出来了!

高进皱起眉,拉过爱徒走到一边,“感冒了?”  陈刀仔被花堵住嘴难以发言,只得用力的摆动双手示意事实并非如此。

担忧人身体的高进一把摘下刀仔用来遮掩的口罩,愣愣的看着从刀仔嘴里喷出来的一地花瓣。

旋即笑得不可抑制。

[d—Deny]   否认

“刀仔啊,你最近,赌牌的时候有招惹了一些研究变态?”  高进摩挲着下巴,侧身好奇的询问着刀仔。

“怎么会啊师父,我最近真的连门都没有出啊!”  陈刀仔欲哭无泪的掩住脸,想逃避那五颜六色的花瓣。

[e—Eavesdrop]   偷听

陈刀仔起夜路过高进的房门,里面发出一阵声响。

心里痒痒的想知道师父在干什么,他蹑手蹑脚的走近将耳朵贴在了门前。

“所以,刀仔现在这种情况是得了罕见的「花吐症」?”  高进倚在床头前,顺手捻灭手里的烟。

“治疗的方法,只有他和他爱的人互通心意的一吻?”

评论(2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