寅太僖

[进刀/朱刀] 段子 ooc慎入

[0]
  高进搂着阿婆笑意满满。“刀啊,两个米老鼠波,跟不跟我走?”

[1]
  “我愿赌服输啊!”陈刀仔嘟囔着皱起眉,别过小脸装作自己才不在乎这些。
  “那,作为惩罚,你给师父跳段草裙舞啊?”
  “……你话乜!?”

[2]
  “师父,你看看我给你找的新徒弟啊!”陈刀仔兴高采烈的拍着周星租后背。
  高进表示:不在,不听,不想看。

[3]
  陈刀仔超想问他师父是有多没事干,才能在每一块巧克力包装上都签上名,害得他连偷吃一块都要不安半天。

[4]
  “刀仔,我要进去了。”
  “……进就进啊你话那么多!”
说着陈刀仔移开了挡在门前的桌板。

[5]
  高进想起自己成为朱古力的时候,一个困扰他许久的疑问。
  “刀啊,你尿到底为什么这么多?”

[6]
  陈刀仔反身狠狠一拳,“剪你喔,混蛋!”

[7]
  朱古力躺在床上缩成一团,“刀啊,我要听歌谣啊!”
  陈刀仔无奈的帮他掖好被,“那你听乜啊?”

[8]
  “刀啊,快回头看!”
  身后传来c朱古力急促的叫喊,陈刀仔来不及放好杂物便赶紧瞧来,“乜嘢事啦!”
  “烟花啊,蠢蛋!”
朱古力的脸笑得比烟花还灿烂。

[9]
  “刀啊!你看看我找到了什么!”
朱古力兴冲冲的举着刚买来的米老鼠波波,风风火火闯进门。陈刀仔一把拽过毛巾被盖住下半身,臊的满脸通红。“知不知道敲门啊你!”
  朱古力害怕的耸拉着脑袋,却忍不住抬起头偷瞅几眼。
   ……刀的脸好红啊,就像火烧云。

[10]
  陈刀仔看着书,地下室猛然“轰”的一声。
他揉揉太阳穴,一脸委屈的跑到一旁高进身边。“师父啊,就不能干Only U走吗,这是第八次!”
  高进无可奈何的拍拍他的肩。
“不行啊,那是五哥他大舅。”

[11]
  朱古力闷着头裹紧被子,只露着张脸一动不动盯着刀仔。
“我好不喜欢Jalent噢,她老是让你走。”

[12]
  “不光师父名震四海,连你这位Michael Chen 也不遑多让,”
  “不如以后就叫你为——赌侠!”

[13](来自逃学威龙3)
  陈刀仔有时为了偷懒也会无所不用其极 。
比如现在,他一手将红皮衣一脱,半搭在外露出宽阔的肩,另一手卷起裤边撸到腿弯。
  他一步一转蹭着墙绕到高进身边,一手伸进他大衣里隔着衬衫来回游摸。“师父啊,我今天不想练牌嘛,”
   “大不了,你说怎样就怎样好了,死鬼。”


评论(4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