寅太僖

[进朱]

接受了老艺术家的设定!什么高进严厉父亲x朱古力智障儿子真的超有爱(bushi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[秃]

  高进觉得他人生最失败的时候不是年少身无分文流落大街,也不是他在死敌的枪火下彻夜狂奔。
  而是现在,他沉默的看着笑得直不起腰的朱古力和他手里的电推,然后摸了摸头顶秃了的一块。
  旋即他立刻起身一把抱起朱古力,严狠狠的打了屁股一巴。

“头上的债,就用你的屁股来还!”

[怪模怪样]
  朱古力别着米老鼠发卡,一个转身亮出他拉风的米老鼠黄色恤衣。
  “当当当——” 他笑嘻嘻,“老豆,快来看看我的新衣啊!”

[万圣节]
  “我好想过万圣节啊,老豆!”朱古力嘟着小嘴眼巴巴地瞅着高进手里的朱古力。
  高进抿起嘴,笑意盈盈地将朱古力剥开皮,放到自己嘴里。
  朱古力沉默。随机他把桌子一掀,“你好讨厌!”

[朱朱古力]
  高进有些发愁。当年给朱古力取名字的时候,因为自己爱吃这口所以就叫了朱古力。第一,他愁怎么去编造一个叫这个名字深意十足的理由,第二,他愁朱古力要有了朱朱古力的话该叫什么。

[遗传]
  其实起名这个也会遗传。
  比如朱古力有时会兴高采烈地抱来一盆小黄花,“老豆老豆,我给它起了个名叫好黄啊!”
  高进深表:虎父无犬子。

[H]
“嗯……”睡意朦胧的朱古力睁开眼,就看到高进“埋头苦干”。
“老豆,你在做什么,现在好晚……”朱古力打个尝尝的哈欠。
  高进吻吻他脸,“乖,下次不要穿米老鼠内裤。”
  大半夜瞅见俩耳朵麻辣鸡吓他一跳。

评论(10)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