寅太僖

「团孟」刀梗求抱

我想起来一把刀x 烦啦上半生就没划着过那根火柴,他总是拿着根火柴在盒上比划,却永远下不了手,哪怕到后来侧面的磷粉儿都让他划没了。死啦总是拿火柴挑逗他,笑他畏缩,笑他磨磨唧唧的像个瘸腿鹅。就这个人,后来莫名其妙的让他被逼着真的划了下去,孟烦了看着手里的那一团火光,心里好像没了一块东西。孟烦了有时候也以为,火柴也能算留下死啦欠样的东西,那根烧黑了杆的火柴,他偷偷摸摸的用手指撵在了手里。他没想到,后来,死啦也这么跟他心有灵犀,偷偷摸摸的藏起火柴头,填了他空壳弹的弹心。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