寅太僖

〔进刀〕段子而段

ooc慎入。

  陈刀仔是个小痞子。
  他总是爱在夜里搂上Jalent的腰,一边颇有些叹息人生如此一边打情骂俏。
  他赌品很差的。受不得输,还总是爱叫板,别人一挑就会暴怒。要是赢了钱更过分,他会得意的昂起张小脸,将战利品在输家眼前晃了又晃。
“来啊,再开大!”
  高进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么个小痞子。连红皮衣也不要好好穿,非得露出肩膀说这样有男人味些。
不过,这些在他遇到高进后全都变了。
比如刀仔刚抓起电话迫不及待的要找个女仔,身后就会传来超有威严的一喊。
  “刀仔。”
  陈刀仔秒怂。
  再比如,高进对礼节非常的注重。
  他说,“刀仔,站着的时候屁股要翘起来。对,就这样,再挺一点。”
  陈刀仔小脸涨得通红表示感觉很怪怪。
 
  最让刀仔难以忍受的还是赌。
  尤其是赌瘾。讨人厌的师父老是限制他出去大额赌啤,并且赢回来的钱也要去做公益。穷的叮当响的陈刀仔摸着比自己脸还要干净的口袋简直一脸苦逼。
  陈刀仔瘪瘪嘴,站在旁边恭恭敬敬的等他师父收拾完。内心却翻了一百八十个浪涛盘算着要怎样才能吞一笔大款。
   高进对着镜子打着领带,抬眼一瞄就明白这小崽子打的什么算盘。
  “刀仔,不许出去赌。”
  “……我知啊。”
  “不要总是出去泡女仔。”
  “我记得的啦。”
  “要记得自己身份,不要做有损门面的事。”
  “知道啦!”
  “还有,上完厕所要好好洗干净,知道没?”
  “……走啊你!”
  陈刀仔羞愤无比气得抱起衣服一摔。

刀仔当然不会好好听他讲。
高进前脚刚出门,他就兴冲冲的跑进卧室要打个电话给Jalent。等等,他突然反应过来,那么精的高进要是半路折回来将自己抓个现行那他岂不是会很惨。
  觉得自己冰雪聪明的陈刀仔忍不住 给了自己一个赞。他小心翼翼的跑到窗边,探出半个脑袋观察高进动态。
   正要上车的高进突然回头,对着刀仔在的地方笑得意味深长。陈刀仔安安静静的缩了回去。
   ……超犀利的一眼!

评论(3)

热度(32)